欢迎您,游客!您可以选择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棵叶子全是糖的大树

出处:我非白马   发布时间:2006-09-16 11:41:11    您是第0位浏览者

一棵叶子全是糖的大树 二十年前,他渴望能吃到一颗糖,一颗三分钱一个的水果糖,如果奢侈一点,他渴望能吃到一个罐头,一个两块钱的水蜜桃或者桔子罐头。这种深入骨髓的对蜜的企盼,对甜的奢望,如同现代人希望自己买一张两块钱的彩票就能中到500万元巨奖一夜暴富一样。只是这种幸福的几率太少了。一年当中只有在生一两次病的时候才能享受得到。当他把那颗很硬的水果糖,小心翼翼地像个珠宝一样捧在掌心里,仔细审视一番后,才轻轻地轻轻地拨开糖纸,意恐不小心磕掉一丁点小小的角。然后慢慢地慢慢地用舌头稍微舔上一口,再细细地跷跷舌头。尽管舔一口的幸福感觉很短暂,但对他而言,那感觉就是流动在味蕾上的一股甘泉,长久地渗透心底,那个甜呐,彻肺彻骨。 他舍不得在几分钟内吃掉那颗糖,他只是反复用“舔”这个动作,让幸福的感觉一点一点地延续,一点一点地消融在他稚嫩的心田。 舔着舔着糖越来越薄,然后化为乌有。年少的惆怅笼罩心头,何时再能吃到一颗糖呢? 物质的匮乏让人对幸福无比渴求,就像在大雪纷飞的冰天雪地,一个人蜷缩在墙角落,渴望得到一件棉衣,如果再奢侈一点得到一盆勃勃燃烧的火。可是棉衣很缥缈还不知道在哪里,炭火很遥远还不清楚能否拥有。 那时候他身体弱,每年夏秋换季的时候经常会腹泻,他最渴望的是能够得到糖,病重的时候渴望吃到一个桔子罐头。只要生了病,他就可以给父母亲提条件,要罐头吃。那些放在柜子里的罐头是逢年过节串亲戚的,平时舍不得吃。偶尔父亲喝醉酒了,说心里发烧,全家人共同分享一个罐头,然后你一勺、我一勺围拢在罐头周围。在他心里罐头就是太阳,就是幸福,而他则是一棵刚刚开花的向日葵,需要阳光,需要甜! 生了病,他的地位可以得到提高,可以拥有吃糖,吃罐头和撒娇的权利,姊妹们宠着他,父母护着他,没有人可以说他的不是,多好啊。生病是一件及其幸福的事情。 年龄稍微大一点的时候,他的身体有所好转,不再经常性生病。这意味着他很少有吃糖吃罐头的机会。这是一件让人忧伤的事情。那时候的忧伤就像田野里肆意蔓延疯长的野草,一天天长高,一簇簇一簇簇,戳的他心里难过。 糖和罐头并没有远离他,只是高高地安静地放在村庄里并不怎么大的小卖部里,只要有一两角钱或者一两块钱他就可以拥有。他有钱吗?没有。那当然吃不到罐头了。现实中吃不到糖,那只有做梦吃糖。梦里有好多糖,花花绿绿像蝴蝶一样在他周围翩翩起舞,把他的梦境装饰的如同花园。他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抓到一大把,那个孩子在梦中被幸福包围,飞了起来。 后来有个和他一样无比热爱糖的小伙伴告诉了一个能够得到糖的秘密,那就是没病装病,无病呻吟,家里人就会着急,一着急就会问哪里不舒服,想吃点什么。这样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告诉父母这里疼那里痒,舌头很苦,想吃点甜的东西。于是一个闪着金光的谎言让他实现了吃糖的梦想。 伙伴的秘方光芒万丈,给他信心。于是和父母从农田回来走在回家的路上,走着走着他突然蹲下来,捂着肚子说疼,疼!劳累了一天的父母显得无比关爱他,全然忘了沉重的泥土给予的劳累,然后把他背在背上,问他哪里不舒服想吃点什么,他只是装作迷迷糊糊的样子说:糖,糖! 他闭着眼睛,仿佛看见村里小卖部里的糖瞬间长上了翅膀像村里笨拙的麻雀一样纷纷向他飞来。而他的嘴就是最温暖的巢穴,麻雀们尽管尽情地来吧,来吧,这小小的巢穴就是幸福安乐的天堂。 路过小卖部时父母亲赶紧掏上几毛折皱得起了毛边的钱给他买上几颗糖。他闭着眼睛任凭母亲慈爱地把糖塞进他嘴里。如果说他的肠胃是一个暗道,那么母亲给他的糖就是一个光芒四射的太阳,让他暗淡的心房蓬荜生辉。 在医疗室母亲带他去打针,他死活不肯进去,他怕的不是打针,而是谎言被医生丰富的经验像用针戳一个轻薄的药丸一样戳破。他躺在地上打滚,说怕打针,怕疼,要回家。无奈之下父母亲心疼地轮流背着他回家。 可怜的孩子! 后来他的玫瑰谎言被识破。他成了不诚实的孩子,就像小学课本里喊“狼来了”玩弄大人们辛勤劳动的孩子。从此,他再也不能以生病的借口吃到糖,实现他的幸福梦想。很少有人喜欢他,他一下子孤独起来,就像一棵孤零零地立在原野里遭受风雨重创的枯树。然而他对糖的渴望梦想并没有因风雨的重创而停滞破碎。反而像树深埋在地下的根一样,在泥土中越扎越深,他深信总有一天他会长成一颗大树,一颗叶子全部是糖的大树。 他只能以学习上的刻苦来赢得家人的喜欢。村里有这样的榜样,有的人通过读书考上中专,做了老师每月有工资,然后逢年过节给家人买来许多水果糖、牛奶糖、罐头,可以经常性泡在被“甜”浸透的日子里。 十年后他考上了外省的大学,四年后他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不错的待遇。 现在他口袋里的钱不再以几分几角衡量,每年他一个人可以拿到全家人几年也挣不到的钱,他可以随时随地买糖吃,软的、硬的、国内的、国外的,只是他没有任何吃糖的念头。有时参加应酬别人给他送高级的糖,他只是象征性拿上几颗,回到住所随手扔进抽屉里。时间长了就忘了,然后就扔了。 每当每个月拿到不菲的奖金时,他不由得想起年少时吃糖的情景。那么美好,那么难忘,那么幸福! 有时和同事们聊天说起童年的种种趣事和苦难,他就会笑着给他们讲自己小时候撒谎吃糖的故事。有一次他在日记里写了这样一段话:原来幸福像糖一样,只是一个梦想的过程,奋斗的过程,只要用点力,剥掉那层包裹糖的纸,幸福就会原形毕露。如果一个人少了某个梦想,那么他永远站不起来;如果少了在生活的泥土中摸爬滚打的经历,即便他泡在再好的蜜罐里,他的骨头始终不会硬朗起来。 此文已发表于2005.22期辽宁青年杂志

上一篇:走路如打铁

下一篇:向父亲忏悔

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大家说

海安摄友网是海安县文联主管、海安摄影家协会主办的海安历史最悠久的摄影艺术网站。源自2005年创办的海安摄影沙龙,是热爱摄影的朋友们展示作品,交流技巧,分享心得的专业平台,也是海安图片比较集中的网站,欢迎影友们提交摄影作品。

本站资源全来源于网络,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
copyright ©海安摄友2005-2017    网站开发:HT99
苏ICP备1700430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