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游客!您可以选择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转帖]生命里突然出现的女人

出处:king1977   发布时间:2006-08-20 20:45:59    您是第0位浏览者

2003年夏,一场洪水突然袭击了小城,我受命前往采访,临时搭档是一个叫“咩咩”的女子,她是我们台最年轻靓丽的女主持,性格温柔内敛,别看她在镜头前伶牙俐齿,私底下却不多言不多语,同事们见她温驯得像只小羊羔,干脆就叫她“咩咩”。咩咩那阵还是一个结婚不到一年的新嫁娘,老公在当地“人武部”工作,而我那会儿已是一个5岁孩子的父亲。   我们冒雨赶到现场,发现情况比想象的还要糟糕,洪水已经从四面包围了河心的一座孤岛,而不少群众还滞留在上面,惟一一座和外界相连的石板桥,都快和水面持平,许多官兵正在参加抢险,为了抓拍现场,我们冒险把车开了过去。我们拼命工作,完全把危险抛在了脑后,当最后一个群众赶着牲口安全撤离时,才猛然发现洪水已经扑过桥面。一列战士在桥上手牵着手,组成一道人墙等待着我们最后撤离,我吩咐咩咩先撤,可咩咩执意不肯。我也没时间细想了,几乎和咩咩同时跑步回到了车上,可刚刚才发动,洪峰就到了,一排巨浪打来,我和咩咩一下惊呆了,先前的一列战士全部从桥面上消失了,石板桥转瞬间被洪水淹没,我和咩咩被困在了岛上。   我把车开到了孤岛的最高处。放眼望去,四面一片汪洋,我们就像一叶孤舟,在悄然四合的夜幕中显得十分可怜。洪水还在猛涨,情况岌岌可危,对岸的抢险队员驾着机动船试了好几次都因水急浪高无功而返。更要命的是,由于在现场奔忙,我和咩咩的手机全部进水短路,通讯也中断了。这时我才感到全身发冷,一半是因为淋雨,另一半是一种无言的恐惧。   我闷在前排一声不吭,窗外传来洪水可怕的咆哮声和冰雹似的雨点声,想着而立之年我在生死之间的听天由命,不禁悲从心来。我强打精神,把车内的空调打开,吩咐咩咩脱下湿衣服,以免受寒。咩咩有些难为情,也难怪,温柔如水的新嫁娘怎么好当着一个外人的面脱衣裳呢?可就在这时,她突然尖叫一声,原来她无意中发现洪水已经漫到了汽车轮胎处了,照这种速度,我们很快会被吞没,别说一个女孩子,任何坚强的人这时候没有一点心惊肉跳都不可能。   对死亡的恐惧让我全身颤栗起来,我不知道有多少人遭遇过这种经历,内心的绝望完全可以击溃一个人的神经。这时一双手从背后伸过来落在了我的肩头,我回过头,发现咩咩正用一种温暖的目光看着我,突然灵光一闪,我想起了一个故事,说是某次毁灭人类的地球大战后,地球上只剩下敌对国家的一男一女,最后人性战胜了敌意和隔膜,他们扔下枪走向对方……此刻的我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境下,不及细想就跨到了咩咩的身边。咩咩不但没有退缩,反而主动脱下了湿衣服,黑暗中紧紧抱着我,让我颤抖的身子在她的怀中渐渐得以平息。咩咩说:“你害怕吗?”我点点头说:“神经都快崩溃了!”咩咩把我抱得更紧了,脸贴在我的胸前说:“我也害怕,不过这会儿我想过了,如果注定这是一种归宿,我们何必还去害怕紧张什么呢?来吧,让我们紧紧抱在一起,让温暖驱走寒冷和恐惧吧!”就这样,在肆虐的洪水和死亡的阴影中,我和咩咩嘴唇碰到了一起……   我们很幸运,在即将被洪水吞没的那一刻,洪峰突然消减了,我和咩咩都因此而获救。但真正的灾难在这一刻才开始,首先是咩咩的丈夫因这次抢险救灾不幸牺牲,而且她丈夫的死与我们多多少少还有关。原来我们被困后,抗洪指挥部比我们还着急,如果洪水继续上涨,不单危及我们的生命,城市也可能被淹,危急关头,指挥部命令炸坝泄洪。咩咩的老公当时已经知道我们被困,接到命令后就主动请缨当爆破手。这个任务是很危险的,因为大坝很长,为了确保引线不被雨水淋湿,只有近距离引爆,与战场上炸碉堡差不多。但咩咩的丈夫没有犹豫就冲了上去,不出所料,炸药引爆后,他随着溃堤被卷入洪流中……   悲剧过去一个多月后,我专门抽时间去看咩咩。这段时间我和她很少碰面,彼此似乎都在有意回避对方。想到她丈夫牺牲那一刻,我和咩咩却发生肌肤之亲,心中总有种亵渎的感觉。当我怀着愧疚的心情向咩咩表明这层意思时,咩咩却比我想像的要坚强。她说:“我们都不要埋怨自己,在那种情况下发生的事情,没有什么好怪的,要怪,只能怪那种绝境下,人们除了依靠彼此慰藉取得力量,是无法战胜内心深处的绝望和恐惧的。”咩咩的话让我感动,我迟疑了片刻,对咩咩说了一句想了很久的话:“咩咩,你今后的路还很长,也许在其他方面我无力帮助你,但在经济上,我可以尽一点力……”咩咩马上怫然不悦,严肃地说:“你今天来,仅仅是可怜我吗?如果这样,算我们没有交往过。你走吧,用不着同情我,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谁也不亏欠谁!”咩咩不近人情的言语多少有些刺伤我,我是真心想帮她,虽然有些俗气,但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一点。但我还是感谢她能理解。   过了一段时间,我偶然听台里边几个女同事说,咩咩怀了她老公的遗腹子,这让我多少感到一丝慰籍。但我心头还有一块包袱没有放下,那就是对不起自己的妻子。我和妻子青梅竹马,我从来没欺负过她,更别说欺骗。这块包袱压迫着我,让我不能坦荡做人,甚至和妻子两情相悦时也影响情绪。有一天,不堪重负的我终于向妻子如实坦白,听完我的忏悔,妻子却没有半点责骂,相反她柔情似水地拥着我说:“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我理解你!”   这件事情,本来以两个女人的宽容和理解基本上宣告结束。可命运偏偏在这个时候又给我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大半年后,我五岁的儿子突然高烧不退,当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后,我和妻子都傻了,儿子得的是人们谈虎色变的白血病。望着天真无邪的儿子,我和妻子肝肠寸断。   我们跑了很多医院,但得到的答复基本上是一致的:儿子得的是急性粒细胞性白血病,这种病来势猛,死亡率高,活命的惟一办法是骨髓移植,可短时间内上哪去找可以配型的骨髓啊。医生不无遗憾地说,如果能再怀一个孩子,脐带血也可以挽救孩子的性命,但前提是,孩子等得到那一天吗?我和妻子陷入了空前的绝望。   就在我们五脏俱焚的时候,突然接到咩咩的电话,她说,或许她可以帮我们一把。我以为咩咩出于关心,就强忍悲痛地婉言谢绝,谁知咩咩说:“我马上就要生产了,也许我的孩子和你儿子的骨髓配型一致。”我还是没明白过来,要在毫无关联的人群当中寻找骨髓配型相同的人,其几率大概是三十万分之一,希望非常渺茫。但咩咩说:“别犹豫了,明天你就把儿子带来,如果脐血与骨髓匹配,我可以马上做剖腹产!”   放下电话,我隐隐感到一点什么,疑惑着告诉妻子,妻子也不相信,但这是惟一的救命稻草,妻子催促我赶快去问个明白。当我赶到咩咩家里时,挺着大肚子的咩咩正在艰难地收拾准备去医院生产的东西。看见我焦急探询的目光,咩咩淡淡地说:“别怀疑了,我怀的是我们的孩子。”我又惊又喜,有点像做梦一般:“这怎么可能?”咩咩说:“本来,我和丈夫是打算暂时不要孩子的,趁年轻干几年再说。我们一直都采取了避孕措施,只有被困的那个晚上是个例外!”看见我惊愕的目光,咩咩继续说:“如果不是你儿子这场病,我本来是不想告诉任何人的。在许多人眼里,孩子是英雄的遗腹子,把真相抖出去,既坏了英雄名节,也影响你的声誉,但现在,命运再一次要我选择,为了一个生命,我不想装聋作哑……”我有些明白了,但仍然不甘心地问:“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呢,当初你完全可以不要这孩子啊?”咩咩说:“一是我心疼自己的骨血,二来是担心打掉英雄的遗腹子会被人诋毁,其实我今天说出来对我们没出世的孩子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他(她)今后至少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第二天,在我和妻子满怀复杂感情的期待中,咩咩被推进了手术室。医院作了周密布置,一个漂亮女婴提起降生的同时,检查结果也很快出来了,脐带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指标跟她哥哥的骨髓配型一致。不知情的医生连呼这是奇迹,而我和妻子却拥着病床上的咩咩喜极而泣……   三个月后,我们的儿子又重新恢复了生命的活力,在庆祝儿子痊愈的同时,妻子没有忘记提醒我,去看望和感谢咩咩。妻子递了一个包给我。里面装着10万块钱,这是我和妻子省吃俭用的全部积蓄。妻子的心是真诚的,我为她的善良而感动。但是,我拿着钱的手却很犹豫,我不知这样做,会不会再次伤害咩咩。   当我鼓起勇气再次来到咩咩的家门口时,却被门卫意外地告知,咩咩已经搬走了。门卫交给我一封写有我名字的信,是咩咩留下的。我颤抖着拆开一看,信中说:“对不起,我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调离。别打听我去了哪儿,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我生命的岁月中,我们彼此相遇,虽然谈不上爱情,却留下了比爱情更深刻的东西,将来的某一天,当我们的女儿长大时,我会让她去找自己的哥哥……”   我重新把车开到孤岛上,一个人望着河水发呆,隐隐约约中,我好像再一次看到了咩咩,我不知该怎样去描绘咩咩,一个在关键时候给了我力量的女人,一个在紧急关头让我儿子起死回生的女人,一个彼此间从没说一个“爱”字,但毋容置疑,她却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从今以后,我只有仰望苍穹,默默地为她祈福,一场离奇的经历,让我懂得了人生中许多值得珍惜的东西。

上一篇:[原创]我的婆婆

下一篇:[原创]偶遇

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大家说

海安摄友网是海安县文联主管、海安摄影家协会主办的海安历史最悠久的摄影艺术网站。源自2005年创办的海安摄影沙龙,是热爱摄影的朋友们展示作品,交流技巧,分享心得的专业平台,也是海安图片比较集中的网站,欢迎影友们提交摄影作品。

本站资源全来源于网络,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
copyright ©海安摄友2005-2017    网站开发:HT99
苏ICP备17004306-1号